软水系统解决方案服务商

软水系统解决方案服务商
全国解决方案定制热线

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资讯中心 > 行业动态

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因污染推迟 山东治污遇困局

作者:富莱克   来源:东北亚水网   发布时间:2010-10-16 11:30:03

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因污染推迟 山东治污遇困局 
南水北调山东治污之困
今年年初有媒体甚至用这样的标题来评价工程延期:《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因山东污染严重推迟5年》,类似的说法深深刺痛了山东的神经。
“这么大的水面,—泡尿下去还能弄脏了?黄河的水跑了这么远才到济南,里面什么都有,省城人还不是都喝了吗?”
“在上游,企业和城市污水排放均已符合了治污标准,你叫他再跑到下游去治污水没有道理。下游政府也很委屈,水不是我的,我干吗要治?”
水之困
南水北调东线因污染推迟5年多
离2013年南水北调东线建成通水的期限越来越近了,山东省环保部门的压力也越来越大。
9月27日,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公布消息:南水北调山东沿线治污项目已完成92.9%,但河流断面达标率却不足一半。
而与相邻的江苏省相比,山东的情况也难言乐观:今年二季度,江苏境内输水干线水质已基本达到规定的 类标准,而山东预计2012年底才能达标。
环保部门的压力,从省南水北调局局长孙义福的一笔细账中亦可明显看出:从今年到2012年底,不算治污投资,山东南水北调年均工程投资将达120亿元左右。加上前期投入,一期干线工程的总投资高达425亿元。治污不达标,这些钱就打水漂了。
8年前,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开工建设,按原规划,总投资的44%用于治污工程建设。
按计划,东线本该于2007年年底通水,但受治污等因素影响,通水延期至2013年。
今年年初,有媒体甚至用这样的标题来评价延期:《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因山东污染严重推迟5年》,类似的说法深深刺痛了山东的神经。
实际上,早在工程之初,河北和天津就拒用东线水,他们不大相信山东能把水治好。兄弟省市并非对山东有偏见,而是因为山东在地理条件上先天复杂。
以南水北调经过的南四湖为例,湖周围有53条像蜘蛛网一样的河流注入,几乎全是超五类水。这些河流,属于山东、河北、安徽、江苏四省。
《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治污规划》总报告负责人夏青表示,南水北调重点在山东,难点在南四湖。有人甚至认为南四湖治污是“天下治污第一难”。
经过多年的努力,山东南水北调沿线治污有了极大的进展,水质也有明显改善。但农业污染和航运污染,成为南水北调东线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湖之困
南四湖、东平湖—年吞下近4000吨氮和磷
9月19日,记者随省人大组织的“齐鲁环保世纪行”采访团来到济宁微山湖。这个被誉为“鲁南明珠”的中国北方最大淡水湖泊,是南水北调东线的主要输水干线和调蓄水库。
各类不计环保代价的小工厂曾经让这个“日出斗金”的北方水乡鱼虾绝迹。
“我们不怕天灾,就怕人祸。有一年天大旱,微山湖都干了,在湖底跑拖拉机,可是来年一下雨,湖里照样有鱼有虾有草。但污水一来,微山湖就臭了。”微山县微山岛乡万庄村渔民殷延品说。
为彻底治好南水北调沿线的污染,2000年,水处理专家、青岛建工学院副院长张波被任命为省环保局副局长,如今他已是省环保厅厅长。
当年,背负重任的张波来到南四湖,看着只进不出的一湖污水,不禁紧锁眉头。几经思索,他制定了“治、用、保”的治污策略。
“县里所有的工业点源污染,我们都下大气力治理了,纳税很多的酒厂,因为治污始终不达标,我们也忍痛割爱关掉了。”提起这些年治污所付出的努力和代价,微山县副县长卜召林感慨颇多。
9月25日,省环保厅监测人员在济南检出了微山湖的水样结果。以代表工业污染的COD和氨氮的检测值看,微山湖取水点的水质达到了国家地表水三类水的水质,符合南水北调的要求。
但让人揪心的是,以总磷和总氮的检测值看,微山湖水质却是五类水。
“这说明,当前农药、化肥及禽畜养殖等农业面源污染已上升为影响水质的主要矛盾。”省环保厅有关人士称。
省环保厅有一份粗略的统计数据,南四湖、东平湖周围的土地约有50万亩,每年氮肥用量约2.33万吨,磷肥用量1.17万吨,每年进入湖体的总氮和总磷分别约为3500吨和140吨。
农业面源污染不好治,不像一个个工业的点源污染,农民用多少化肥、农药,是无法强迫的。
河之困
这么大的水面,—泡尿下去还能弄脏了?
南水北调东线,是利用京杭大运河作为输水河道,既是内河航运的“黄金水道”,又是南水北调的大动脉,大运河有了双重身份,却也产生了纠结。
9月20日的枣庄台儿庄,大运河上忙碌的船舶首尾相接,一艘很小的动力船,拖着长长的拖船队,在水里缓缓地移动。
枣庄市港航局副局长朱广玉兴奋地拿起大喇叭介绍:“在水上,一马力可以拖20吨,这就是‘黄金水道’的魅力。水运吨公里的成本只有五分钱,火车要一毛二,汽车要两毛五。”
船上一位妇女好奇地向岸边看,她左手拿着一把菜,右手拎着一个锅。
见到这一情景,朱广玉坦承,船上人员的生活污水和垃圾会被随手扔进运河,造成污染。
一位长年以船为家的渔民告诉记者,他们经常会趴在船边洗一把脸,也会直接站在船边小便。“这么大的水面,一泡尿下去还能弄脏了?黄河的水跑了这么远才到济南,里面什么都有,省城人还不是都喝了吗?”
这还不是污染的全部。朱广玉说。“船舶航运过程中会有油污,而且京杭运河枣庄段港口主要装卸的货物是煤炭、水泥等,装卸时会产生粉尘污染。”
水上垃圾的处理,同农业面源污染一样,遭遇了难题。
枣庄市港航局要求,运行船舶要随船携带垃圾、油水登记簿,并在运河沿线设立垃圾回收点,对垃圾上岸船舶开具接收证明,作为船闸的通行依据。当地还建起了船舶垃圾回收站。
但问题是,如果船主交出一部分垃圾、扔掉大部分垃圾,如何监控?船舶交出垃圾后,需要后方处理,垃圾处理费该收多少?城市垃圾是由市政等部门运营的,航运产生的垃圾该由谁运营呢?
“这里可能涉及物价部门的定价与市政、环保部门的协调,我们也去江苏看过了,面临着同样的问题,没有可以借鉴的途径。”朱广玉说。
治之困
“谁污染谁治理”的法则在这里失效
为了治理农业污染,微山县想尽了办法。
从2005年开始,微山县开始推行测土平衡施肥技术,在全县几十万个取土点取样,测量出土地所需化肥量,再以发放施肥卡的方式告知每家每户,通过这项措施,全县一年减少了5800吨化肥施用量。
微山县马坡镇村民张庆斌种了七分地的油桃,每年都按经验使用三袋化肥。有一年,桃树在不该开花的季节开花,他很着急,后来才知道是营养过剩了。根据测土配方,他在树根部施入生石灰,后期再追施硫酸钾肥,桃树恢复了正常生长。
“但说实话,不管我们做多大努力,微山湖的水质,微山县说了不算。微山湖的流域面积3.17万平方公里,入湖河流53条,流域更重要。”微山县农业局局长黄运诚说。
面对航运污染,运河沿线政府部门也有话要说。
“治污绝不是一城一省的问题,而是一个流域的问题,有些事情,不是一个地方政府就能解决了的。如果能在整个流域内建立协调机制,将会取得更好的效果。”台儿庄区一雷姓副区长说。
张波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,流域治理,面临治污主体的缺乏问题,“谁污染谁治理”的法则,在这里似乎失去了生存空间。在上游,企业和城市污水排放均已符合了治污标准,你叫他再跑到下游去治污水没有道理。下游政府也很委屈,水不是我的,我干吗要治?最后,拿钱的只能是各级财政,但拿钱的比例又是个问题。” 

相关阅读:

联系方式